“十三五”餐廚垃圾處理:能否從步履蹣跚到華麗轉身?

Jan 4, 2016

 

 

  

 

  “十三五”期間,我國餐廚垃圾處理市場有望迎來增長。這是在近日召開“2015(第九屆)固廢戰略論壇”上,中國環境保護產業協會餐廚垃圾專委會主任、北京工商大學環境系主任任連海作出的預測。

  作為參與“十三五”餐廚垃圾處理規劃的人士之一,任連海透露,“十三五”(初稿)規劃到2020年末,餐廚垃圾處理能力要達到7.5萬噸/日。

  與“十二五”規劃中要求的3萬噸/日相比,這一數字意味著未來5年處理能力將成倍增長,餐廚垃圾處理行業將迎來巨大發展空間。任連海預計,預期2015年后,餐廚垃圾行業開始出現重新洗牌的局面。

“十三五”:政策支持力度更大更精準

  根據《“十二五”全國城鎮生活垃圾無害化處理設施建設規劃》要求,“十二五”期間將建設餐廚垃圾處理設施242座,力爭達到3萬噸/日的處理能力,專項工程投資109億元,最終實現50%的社區城市初步實現餐廚垃圾分類收運處理。

  事實上,國家發展改革委、住建部實施了諸多行動計劃,對于餐廚行業起到巨大推進作用。任連海表示,“十二五”期間國家發展改革委、住建部開展了五批共100個餐廚垃圾處理試點城市,這其中國家發展改革委資金支持達20多億元,“基本上覆蓋了全國各地,一二線城市基本都有,餐飲也各有特色,總體布局基本完成。”

  2011-2015年,我國餐廚垃圾發展氛圍基本上已經形成。任連海指出,不少城市也出臺了相關配套政策,包括江蘇、山東、河南等地的一些城市,把處理餐廚垃圾內容列入年終考核。

  而按照業內人士的說法,未來5年時間內,我國餐廚垃圾日處理能力或將增長1.5~3倍。這就要求“十三五”期間餐廚垃圾的工作必然跟“十二五”有更多不同。

  “‘十三五’規劃當中提到了清運率、無害化處理率,這些是在‘十二五’中已經涉及的。‘十三五’期間又提出資源化利用率。現在我們初步擬定資源利用率達到50%。”任連海透露,“十三五”期間國家對于餐廚垃圾的支持力度或將進一步加碼,但未來工作開展不一定像“十二五”大面積鋪開,有可能在重點區域開展重點項目建設。

“十二五”仍處在起步階段

  然而,任連海也同時指出,“十二五”期間,我國餐廚垃圾處理行業總體上講還處于起步階段。

  首先是管理政策力度欠缺。任連海強調,現在雖然出臺了一些餐廚垃圾管理辦法,但都僅限于地方層面,在中央層面上處于缺失狀態,這就會產生地方領導在換屆交接中相關工作的“斷層”。

  其次,餐廚垃圾處理技術路線過于單一,亟待多元化。任連海指出,現在餐廚垃圾處理領域,厭氧發酵技術一枝獨秀,占據“半壁江山”,但厭氧發酵技術要想真正大范圍應用仍有難度。他還指出,厭氧發酵技術操作條件比較苛刻,對餐廚垃圾的碳氮比、均質化、溫度等都有非常嚴格的要求。該技術是從國外引進的,需要根據地方實際情況進行改良優化。并且發酵產生的沼渣和沼液也需再進一步做處理。

  再次,市場運營模式不成熟。“目前來看,絕大多數試點城市尚未形成長久穩定的市場運營機制,尤其是一些北方城市。而且,現在基本餐廚垃圾運營地方財政需要一年補貼1000萬~2000萬元,如果沒有好的市場機制,這對于地方政府來說,是一筆不小的負擔。”任連海感慨道。

未來五年要解決哪些問題?

  那么上述問題在“十三五”能否得到解決,也是影響餐廚垃圾處理前進快慢的重要因素。

  在國家政策法規方面,任連海透露,《餐廚廢棄物管理和資源化處理條例》目前已起草完成并由國家發展改革委提交國務院辦公廳。預計“十三五”初期會正式出臺,為餐廚垃圾處理奠定良好基調和堅實基礎。

  而在餐廚垃圾處理市場運營機制方面,任連海認為,當下要解決的核心問題是要落實“誰產生誰付費”的原則。在國外餐廚垃圾處理費用基本都是來自餐飲單位,誰產生誰就要負責收運和處置。

  “這需要動一番腦筋,目前國內很多研究機構也在做有關于這方面市場機制的課題研究。企業在這個領域中,最關心的是能否盈利,如何盈利,政府關注的是如何處理好餐廚垃圾。因此在傳統的補貼之外,如何做好市場性和公益性的平衡,是市場機制長久平穩運行的重要因素。”任連海強調說。

  除此之外,“十三五”期間需要解決的一個重大問題就是收運。“怎么保證收上來的垃圾既有質,又有量?有時收不上來量達不到,有時質達不到。這都是在‘十三五’期間需解決的。”任連海語重心長地表示。

餐廚垃圾行業面臨洗牌

  事實上,“十三五”期間,鑒于餐廚垃圾處理巨大的市場需求,餐廚垃圾處理行業的市場發展空間也會逐步明晰。任連海算了一筆“賬”:若按“十二五”期間每天產生10萬噸的量來計算,把收運體系全部建成,市場大約規模將達到200億元(收運體系其中包括垃圾容器、車輛,包括車輛和垃圾容器之間的銜接);處理處置工程建設,建處理廠,按噸投資50萬-100萬計算的話,市場規模將達到500億-1000億元;在日常運行方面,處理處置廠又分為兩部分:一部分是餐廚垃圾;一部分為餐廚廢油(地溝油)。把地方補貼加進去,每年能形成的市場規模大約是300億元;而在監管體系建設方面,很多城市要提升管理水平,需要建設一些信息系統,包括GPS可視化的定位系統,這部分大約能形成20億元左右的市場規模。

  然而,雖然市場需求很大,但也有業內人士表示,我國餐廚垃圾處理的企業雖漸成規模,但尚未出現具有明顯優勢的行業龍頭,市場集中度不高。一方面,專業餐廚垃圾處理企業不僅面臨著以垃圾焚燒發電為主業的重資產公司和垃圾滲濾液處理領域龍頭企業進入的雙重壓力;另一方面,專業化企業之間競爭也在加劇,而且技術路線單一,運營模式不成熟。

  “收購、并購重組這些都是比較常見的方式。目前諸如北控、光大、首創等大型國企想要進這個行業‘分一杯羹’,已經開始進行了相關工作。可以預見在不久的未來,餐廚垃圾也將成為環保行業又一熱門細分領域。”任連海指出。

?